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日韓電視劇情介紹
当前位置:首页 > 日韓電視劇情介紹

《阿淺來了/Asa來了》分集劇情介紹第1-156全集大結局

 作者:我爱插曲  来源:www.xztxt.com    评论:0
第1集
  幕末時代的京都,大商家今井家的次女阿淺是個豪爽的女孩,特別喜歡相撲,也擅長爬樹。與擅長彈琴、縫紉的姐姐阿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對姐妹從出生起就許下了婚約。某天,阿淺與未婚夫新次郎以很羞恥的方式見了面。

第2集
  阿淺質問父親為什麽女孩子不可以玩相撲,為什麽女孩子不可以打算盤、研究學問。結果,她被父親忠興狠狠教訓了壹頓。唯有祖父忠政很理解她,和她壹起爬樹、鼓勵她。某天,忠興對阿淺、阿初說要帶她們到大阪的婆家去走走。

第3集
  阿淺第壹次來到大阪,這個大都市讓她看得眼花繚亂。這時,阿淺撞到了五代,五代的手槍誤掉在她的袖子裏,結果她被追得好慘。然後,在婆家加野屋,出來迎接的她們的未來的公公和婆婆看到了阿淺大大咧咧的樣子,頓感失望。

第4集
  阿淺壹行來到阿初的婆家、大錢莊山王寺屋。山王寺屋的當家眉山榮達和有點怪癖的老板娘阿菊,對溫文有禮的阿初頗為贊賞。但是,阿初的未婚夫物兵衛始終是壹副不高興的樣子。回到京都的兩姐妹都有些不安。

第5集
  阿淺對母親表示不想嫁人,想做學問。梨江教育阿淺女子之道,而對此無法接受的阿淺正和母糾纏時,新次郎來訪。阿淺不喜歡新次郎,宣布自己絕不嫁人。新次郎卻送給阿淺壹件禮物——她壹直想要的算盤。

第6集
  對於揚言不嫁人的阿淺,母親梨江不得已說出了有關新次郎的秘密。當年訂娃娃親時,阿淺的未婚夫是物兵衛,阿初的未婚夫是新次郎。但眉山家聽說阿淺從樹上掉下來後,認為她不配做山王寺屋長子的妻子,提出用阿初換阿淺。本來這件事強人所難,沒想到新次郎慨然應允,說自己喜歡阿淺。拿著新次郎的禮物,聽著母親的話,阿淺的心意漸漸開始動搖。時光飛逝,阿淺長大成人,但本性還是壹點沒變,而姐姐阿初則成為了端莊的淑女。二人都到了婚嫁之年。

第7集
  父親決定,這年春天就為阿初、阿淺辦婚事。雖然阿淺仍然堅持不嫁人,卻開始牽掛新次郎,並為能與新次郎再會而高興。在約好的日子,阿初定婚的山王寺屋的阿菊和物兵衛來到今井家。阿菊出言魯莽,讓阿初十分尷尬,而物兵衛在壹旁無動於衷。阿淺非常生氣。

第8集
  山王寺屋來拜訪過後,阿淺向父母提出抗議,反對姐姐嫁給物兵衛。但是,阿初意誌堅決。另壹方面,阿淺的婆家寄來信說不來拜訪了,阿淺很失望,但是,她收到了新次郎寫給她的情書。

第9集
  阿淺知道姐姐並非心甘情願嫁給山王寺屋,她想起母親的話,最初是決定讓自己嫁到山王寺屋的。所以,阿淺給新次郎寫信,打聽山王寺屋的事。兩個月過去了,阿淺沒有等到新次郎的回音,卻接到五代從英國寫來的信。

第10集
  在大阪的加野屋,阿淺寄去的信被不小心弄破了,新次郎發現後手忙腳亂地修補。阿淺和阿初出嫁的日子越來越近。家裏決定讓年長的侍女阿梅陪阿初出嫁,阿冬陪阿淺出嫁。對於家裏的婚事安排仍然不能全部接受的阿淺和阿梅玩起了相撲,借此消除煩悶。新次郎找到物兵衛,發現他是因為討厭母親專橫進而討厭所有女人。正當新次郎不知如何回信時,家中發生大事。
第11集
  新次郎知道了物兵衛對家庭的厭惡和對阿初的真實感情。這時,新次郎的大哥病危。在今井家,三天後就要出嫁的阿初與阿淺依依惜別,共同彈奏古箏。阿初提出讓阿梅做阿淺的陪嫁,而自己則由年紀小的阿冬陪伴。第二天,新次郎和父親正吉壹起來到京都。

第12集
  新次郎因長兄之死備受打擊,個性開朗的阿淺鼓勵他打起精神來。因為新次郎家有喪事,阿淺的婚事延後半年。到了阿初出嫁那天,阿淺目送姐姐坐船離去,禁不住淚流滿面。半年過去了,阿淺也迎來了出嫁的日子。

第13集
  婚禮當天,阿淺心情激動地來到加野屋。然而新次郎把與阿淺舉辦婚禮的事忘在腦後,悠閑地出門看紅葉、彈三味線。直到龜助來找他,新次郎才急急忙忙跑回家。在婚宴上,正吉宣布讓新次郎做榮三郎的監護人,在弟弟成人前照顧生意,新次郎則表態說自己還會壹如既往地遠離生意場。洞房之夜,,阿淺和新次郎頭壹次單獨相處。新次郎溫柔地抱起阿淺,卻被受驚的阿淺下意識地摔了出去。

第14集
  阿淺迎來了嫁入加野屋的第壹個早晨。壹覺醒後,她發現新次郎不在身邊。對此沒太在意的阿淺,作為新娘精神飽滿地幹起活兒來。加野屋開早會時,新次郎才回到家。阿淺問新次郎為什麽不願意工作,新次郎的回答她不太明白。當天晚上,新次郎又不知去哪兒了。

第15集
  阿淺過門壹個月,新次郎每晚出門,不和妻子圓房。壹天,阿淺不見了。加野屋的人們以為她是因為討厭新次郎每晚都出去,所以跑回娘家了。其實,阿淺是去了姐姐的婆家山王寺屋。阿淺向公公提出到店裏幫忙。公公說賬簿不能給女人看,這是錢莊的規矩。阿淺夫婦不同房,最著急的是婆婆與野,她要阿淺好好打扮,抓住丈夫的心,並照自己的想法給阿淺化妝。結果,濃妝艷抹的阿淺把新次郎嚇了壹跳。

第16集
  阿淺來到大阪的米會所,再次見到五會才助。五代對阿淺說日本馬上要發生巨變。另壹方面,阿淺的母親梨江從京都來到阿初家拜訪,卻被阿初的婆婆阿菊趕走。當阿淺向店裏大掌櫃雁助請教生意上的事時,收到了媽媽送來的點心和信。在來信中,阿淺得知父親將追隨新的風潮。當天晚上,為了弄清楚新次郎每晚都去哪裏,阿淺悄悄地在後面跟蹤他。

第17集
  阿淺終於知道新次郎每晚在老師美和家練習五味線。當天晚上,阿淺問新次郎何為新的風潮,新次郎回答當今的新風潮是薩摩蕃成立的新政府。就在這時,外面傳來粗暴的敲門聲。闖進加野屋的是土方歲三率領的新選組。為了復興德川幕府,新選組欲向大阪錢莊借壹筆巨款。店內眾人都不敢違抗,而壹心壹意守護加野屋的阿淺站出來對土地言說錢莊最重要的是信用,她想確認幕府是否能還錢。土方欣賞阿淺的勇氣,承諾壹定還錢。看阿淺有如此氣魄,新次郎更加愛她了。

第18集
  阿淺要求新次郎拿大福賬給她看,她想了解加野屋的狀況,這樣才能在亂世中守護加野屋。從此以後,阿淺和新次郎每天都在房間裏核算店裏的賬目。阿淺發現貸款的數目實在太大了,她和新次郎打開庫房壹看,千兩箱全沒有了。阿淺很為店裏的經營憂心,向公公提出收回借給大名們的錢,正吉教育她要把眼光放長遠些。雖然如此,正吉私下裏也意識到不跟著改變就無法生存下去。阿淺去看望阿初,阿初的婆婆阿菊和丈夫物兵衛說阿初不在家,打阿淺打發了回去。聽到妹妹聲音的阿初想去見阿淺,卻被婆婆關了起來。阿初求物兵衛放她出去,而物兵衛不敢違抗母親。

第19集
  阿淺幾次造訪山王寺屋,都沒有見到阿初。同時,阿淺註意到山王寺屋裏沒有什麽活力。她想到加野屋的庫房裏連千兩箱都沒有,去和新次郎商量,新次郎不以為然。雁助告訴阿淺,錢莊壹般用不著存太多現金,只要收好大名們的借據就可以。然而,阿淺覺得那些紙不太可靠。不肯放棄的阿淺向正吉提出,要去把貸款收回來。

第20集
  阿淺去壹向不還錢的宇奈山藩討債時,偶遇阿初的女仆阿冬,知道山王寺屋的情況不妙。阿淺托阿冬把信轉交給姐姐。然後,阿淺來到宇奈山藩,對方推說大名外出,對她的要求不理不睬,阿淺決定坐下來不走了。對方無可奈何,便把她領到了下人住的加子屋。另壹方面,在躲避阿菊時,阿冬失手把阿淺給姐姐的信掉到了井裏。

第21集
  阿初大名公館的加子屋裏睡了壹夜,而新次郎則為妻子擔心了壹夜。阿淺總算收回了壹部分欠款。正吉叫阿淺從今以後就在加野屋工作。這時,德川幕府敗給了新政府軍,大阪城被烈火包圍。

第22集
  為了和幕府作戰,新政府向大阪商人們征集資金,光加野屋就得獻出10萬兩。陷入大混亂之中的,不僅僅是阿淺的加野屋,還有阿初的婆家山王寺屋。阿菊拿物兵衛撒氣。另壹方面,阿淺向公公正吉建議,不管多不情願也得想方設法給新政府錢,正吉很欣賞兒媳的見識。但是,這時,事態又發生惡化了。

第23集
  新政府要廢除銀幣,大阪的各錢莊包括加野屋都發生了擠兌風潮。阿淺替臥病在床的公公正吉出面安撫民眾。聽了百姓們的訴說後,阿淺承諾會給困難的人支付現金。結果,基本上所有要求兌換的人都拿到錢。這樣壹來,加野屋也沒錢了。正吉提出有個人會借錢給加野屋。另壹方面,在山王寺屋,在找阿淺的來信時,阿初不小心掉到井裏。

第24集
  阿淺出門去向奈良巨商玉利借錢。五代來加野屋找阿淺,卻和她錯過了。新次郎出來替阿淺接待五代。另壹方面,阿初和物兵衛去向娘家借錢,在回來的路上偶然遇到阿淺。阿淺和妹妹約定,不管遇到什麽,都要像父親說的那樣,竭盡全力保護好自己的家。

第25集
  在幕末與明治交替之時,阿淺家因時代巨變陷入危機,為了讓加野屋順利挺過這場劫難,阿淺四處活動,思考新的商機。但是,姐姐阿初的婆家山王寺屋倒閉,阿初壹家人連夜逃走下落不明。山王寺家跑路,大阪的錢莊紛紛倒閉,加野屋也湧來大量提款的人,靠玉利的借款才暫時支撐下來。正吉等人商討如何開創新生意,新次郎提起壹起學三味線的朋友說到的煤炭生意。正吉問阿淺的意見,而阿淺滿腦子全是姐姐的事。

第26集
  阿淺找到姐姐阿初壹家住的地方,但被阿初趕走。阿淺想幫姐姐,但是阿初壹家第二天就再次不知去向。這時,成為新政府官員的五代來到加野屋。五代希望與加野屋同心協力發展大阪的經濟,勸正吉開辦公司,並讓阿淺壹起勸說,但阿淺因姐姐的事,情緒低落,無動於衷。與此同時,阿初壹家顛沛流離,阿菊痛罵阿初,把壹切責任都推在阿初身上,壓抑已久的物兵衛爆發了,揮刀沖向母親,卻誤傷了阿初。

第27集
  五代批評阿淺變成了個無聊的小女人。阿淺則反駁說大阪錢莊倒閉全是拜新政府所贈,如此涸澤而漁,逼得商人破產,靠什麽創造新時代。見妻子說話毫無顧忌,新次郎嚇得臉色大變,而五代卻誇獎了阿淺。在五代推薦阿淺出席大阪商人的集會。新次郎支持她去開會,正好學學經商之道。阿淺通過參加商人聚會增長了見識,新次郎瞞著阿淺在大阪周圍打聽阿初壹家的下落。

第28集
  新次郎終於找到了阿初,阿初卻求他千萬別把她的住處告訴阿淺。這時,阿淺正在與大阪商人們聚會,聽了五代的演說後,她心潮澎湃。另壹方面,梨江寄信來說,為了今井家今後的發展,他們將移居東京。

第29集
  阿淺考慮做的新生意是煤炭。為了向山屋打聽煤炭的事,阿淺跟新次郎去了美和家。多少有點妒忌美和的阿淺,發現新次郎的和服的針腳與自己縫的不壹樣,便起了疑心。然後,新次郎說帶著阿淺去會替他縫袖子的女性。

第30集
  正吉和阿淺同意如五代所說建立公司,加野屋壹帶頭,其他商人也紛紛響應。阿淺對於做煤炭生意的想法越來越強烈,決定親自考察九州的煤礦,新次郎壹反常態地強烈反對她去九州。阿淺找五代商量,卻聽說他將調到橫濱去。阿淺認為除了五代沒有人能帶領大阪走上繁榮之路,商人亦挽留他,五代承諾壹定會想辦法重回大阪。
第31集
  對經營煤炭頗感興趣的阿淺正在做準備工作,但是新次郎明確表示反對,兩人意見壹直不能統壹。另壹方面,阿初懷孕了,而丈夫物兵衛卻下落不明。這時,離開大阪的五代在東京與大久保壹藏(大久保利通)會面,表示要辭去政府的職務。

第32集
  忠興來加野屋造訪。正吉向他道謝,正是因為他把阿淺嫁過來,加野屋才在這亂世中得救了。阿淺與父親討論起煤炭生意。雖然忠興也說煤礦很難經營,但阿淺仍不肯放棄。這時,新次郎又向美和家走去。

第33集
  阿淺決定賣掉嫁妝買煤礦。她的行為令外人產生懷疑,關於加野屋要倒閉的謠言在大阪傳開了,也傳到了五代的耳中。比起家裏的生意,婆婆與野更擔心後嗣問題,找新次郎商量納妾的事。這時,懷孕的阿初來訪,拜托阿淺讓阿冬到加野屋工作。

第34集
  加野屋裏,來訪的阿初突臨產。壹陣忙亂後,阿初平安生下了壹個健康的男孩兒。眾人紛紛向阿初道賀,而正吉和與野,也盼著阿淺、新次郎早日讓他們抱上孫子。這時,阿淺聽說九州的煤礦要出賣,找公公商量買煤礦的事。正吉提醒阿淺妻子長期不在家,剩下丈夫誰來照顧。阿淺反復思量,下定決心,請求新次郎納妾。

第35集
  新次郎確認了阿淺的提議是認真的後,表示只要她願意,他就照辦。阿淺難掩心中的痛苦和失望。她找姐姐阿初商量,阿初則正為丈夫物兵衛失蹤發愁。姐妹倆互相安慰。五代辭職後重返大阪,開設了很多新公司。阿淺拜訪五代。五代問阿淺是否愛新次郎,並直言新次郎配不上阿淺,這下可把阿淺惹火了。回到加野屋,阿淺聽說家人正忙著為新次郎置妾的事,失落地跑出門去。新次郎冒著雨尋找阿淺。阿淺向新次郎承認,她不願意與別的女人分享丈夫。夫妻二人回到家中,壹個意想不到的人在等他們。

第36集
  九州煤礦的主人櫛田拜訪加野屋。為了支持阿淺,正吉準備賣掉米倉庫。公媳二人的誠意打動了櫛田夫人,再加上阿淺從走廊上大步跑來的樣子像極了年輕時候的她,所以,櫛田夫人同意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把礦山賣給阿淺。阿淺去九州的日子到了。在新次郎等人的目送下,阿淺和龜助壹起出發。這時,五代追了上來,他把手槍送給阿淺以作防身之用。

第37集
  阿淺終於來到朝思暮想的九州煤礦。但是,煤礦靜悄悄的。治郎作等礦工光喝酒不幹活兒。阿淺勸他們挖煤,但礦工們把她的話全當耳旁風。在大阪,正吉聽到了壹些流言。

第38集
  阿淺把礦工們聚集到壹起,壹定要說服他們下井采煤。另壹方面,與野到阿初家拜訪,她很喜愛阿初的兒子,勸阿初帶孩子去她家住,被阿菊趕走。五代來找阿初,告之有人在大阪城中的賭場見過物兵衛。阿淺搜索枯腸,想盡辦法與礦工們協商。她壹大早就來到煤礦想進去看個究竟。

第39集
  正當阿淺為了解煤礦而準備下礦井時,被治郎作攔住。治郎作大罵阿淺。阿淺雖然委屈但也認識到礦井是危險場所,她的確不該魯莽行事。而後,再次去說明服礦工的阿淺被礦工們圍住,形勢危急。另壹方面,五代向阿初報告了他打聽到的物兵衛的近況。

第40集
  靠著五代贈送的手槍的威力,阿淺總算把圍攻她的礦工們震懾住了。阿淺連珠炮般的斥責了驚慌的治郎作等礦工,並表示她決不會服輸。礦工的妻子們聽說如果誰不上工就殺死誰的謠言,跑來求阿淺千萬別殺她們的丈夫。另壹方面,阿初找到了物兵衛。

第41集
  因為擔心阿淺,新次郎親自來到九州煤礦。他的作派讓治郎作等人摸不著頭腦。新次郎聽了阿淺用槍震懾礦工的事後,告訴她,武器雖然厲害,但是他相信阿淺壹定有比武器更好的辦法,不必像男人壹樣用蠻力解決事情。在新次郎的啟發下,阿淺在坑口,向治朗作等礦工發表了關於煤炭對於國家重要性的演說。然後,為了讓礦工們心服口服,她提出用相撲壹較高下。

第42集
  治郎作讓煤礦管事宮部與阿淺比試相撲。阿淺獲勝。治郎作欽佩阿淺不屈撓的鬥誌,同意帶領工人們與加野屋合作。新次郎準備回大阪,臨行前,他向妻子說出了自己為何遠離生意場的原因。當年新次郎的發小兒壹家的遭遇,讓他見識到了金錢的可怕,因為錢,善良的人也會改變本性,幸福之家轉眼妻離子散,所以,新次郎才不願插手錢莊生意。但是,新次郎相信阿淺能夠通過生意為人們創造幸福。

第43集
  正當阿淺在九州與礦工們壹起工作時,收到家中來信得知祖父忠政病危。阿淺改變了回大阪的計劃,趕往京都。阿初也回到今井家。阿淺回憶起與祖父的往事。另壹方面,婆婆與野因為阿淺遲遲不歸,非常氣憤。

第44集
  阿淺和阿初見識了如今京都今井家的氣派店面,感慨良多。阿初認為母親的力量也很強大,對此,阿淺也深有同感。阿淺與忠政下棋。忠政壹邊下棋壹邊叮囑阿淺幾件重要的事。不久,忠政磕然長逝。忠興向阿初、阿淺宣布,今井家很快要搬到東京去,並且將開設日本第壹家銀行。正在這時,五代上門拜訪。

第45集
  阿淺對五代談起金錢的可怕。五代認為應該開辦銀行,為有誌向的人提供資金援助。這些話也被前來吊唁忠政的新次郎和正吉聽到了。臨離開京都前,阿淺和阿初向母親梨江辭行,梨江很為女兒們擔憂。

第46集
  回到加野屋後,阿淺在店裏看到了煤礦的招牌。她深感責任重大,更加賣力地在九州和大阪之間兩頭跑。另壹方面,新次郎去阿初家拜訪,與阿初的兒子藍之助玩得很開心。已經開始全心全意認真工作的物兵衛,跟阿初談起打算以後買塊地,當個農民。

第47集
  梨江來到加野屋看望阿淺,聽與野說阿淺整日忙於工作、長時間不在家陪新次郎後,大吃壹驚。然後,梨江向女兒指出,為了守護家族努力工作雖然偉大,但是這樣的阿淺沒有作為妻子的自信。梨江告誡阿淺,女人不可以忘記溫柔之心。隨後,梨江托阿淺把今井家在和歌山的土地的地契轉交給阿初,希望阿初的婆家能夠在新的土地上開始新的人生。這是梨江和忠興給阿初的最後的禮物。阿初得知後堅決不肯接受。這時,阿淺想起五代所說的銀行,說服阿初把這份財產當成借款收下。

第48集
  阿淺與正吉商量經營銀行的事。另壹方面,大掌櫃雁助和龜助等人談話時,表示接受不了錢莊經營煤炭的事。這時,阿淺的父親忠興與改名忠嗣的阿淺的弟久太郎,在去東京的途中順路來看望阿淺。阿淺再三和正吉談起辦銀行的事,正吉認為時機尚不成熟。

第49集
  阿淺在九州和大阪之間兩頭忙。大阪的商人們都戲稱阿淺是加野屋的第四個兒子。新次郎擔心阿淺工作太累。這時,物兵衛和阿初商量去和歌山。龜助向回到九州煤礦的阿淺通報了壹件事。

第50集
  在九州煤礦,龜助報告阿淺,工人們幹活很賣力,只有阿聰的組采煤量很少。阿淺與煤礦管事宮部商量改變煤礦的規矩,杜絕工頭從工人的工資中抽頭。但是,宮部不願意改變壹直以來的方式。而女礦工、治郎作的妻子阿和卻在暗中支持阿淺

第51集
  在九州煤礦,阿淺向龜助訴說了自己的苦惱,她感覺離丈夫越來越遠了。為了提高煤礦產量,阿淺決心改革煤礦獎勵方式,多勞多得,獎勵直接發到工人手上,不再通過工頭,生活物資也由加野屋平價賣給工人們,並將此事向礦工們做了說明。然而,以阿聰為首的工頭堅決反對,在他們鼓動下,工人們也不同意阿淺的方案。在大阪,新次郎感到寂寞,又出去遊逛。另壹方面,大久保利通來到大阪,請五代回東京擔任大藏相。五代回絕了。

第52集
  阿淺下到礦坑,滿身煤灰的她壹邊勞動壹邊拼命向礦工們宣傳煤礦改革的事。漸漸地,礦工們理解了阿淺的想法,大多數工棚同意按阿淺的辦法去做,只有阿聰仍不認同。另壹方面,物兵衛準備出遠門,阿初很擔心他像上次壹樣壹去不歸,物兵衛保證他壹定會回來。

第53集
  新次郎與阿初因為配偶遠行而同病相憐。另壹方面,阿淺在九州煤礦勉強自己拼命工作,阿和勸她註意休息。在阿和鼓勵下,以治郎作為首的礦工們終於跟阿淺說出了心裏話,他們都很欽佩阿淺,也很感謝阿淺。

第54集
  九州煤礦,阿淺累得倒頭便睡。五代來訪旋即離去,雖然他來的時間很短卻令阿淺勇氣倍增。在回大阪前,阿淺特意到工棚向阿聰表示希望得到他的支持。阿聰壹言不發。當阿淺離開時,忽聽阿聰問到新次郎的近況,頗感驚訝。阿淺壹邊擔心著阿聰的事,壹邊啟程回大阪。回到加野屋,因為阿淺錯過了新次郎的浴衣曲會,正吉破例允許新次郎在家給阿淺彈三味線。另壹方面,物兵衛帶著給阿初的土特產回來了。

第55集
  正吉指名三兒子榮三郎做加野屋的繼承人。新次郎壹如繼往地支持弟弟。阿淺擔心正吉的身體情況,向婆婆與野表示想多做點家務,與野鼓勵她參與榮三郎的襲名宴的準備工作。另壹方面,物兵衛決心做個農民,重新開始新的事業,阿菊堅決反對。

第56集
  阿初支持丈夫物兵衛作為農民再出發的想法,另壹方面,以阿淺為首,家野屋的人們在為榮三郎的襲名宴忙碌。這時,龜助向阿冬表白了對她的愛意。在襲名宴當天,正吉發表了壹番演講。

第57集
  正吉讓阿淺參加榮三郎的襲名宴,並把她與監護人新次郎壹起作為新加野屋的中流砥柱介紹給眾人。這時,阿淺聽阿梅說,阿初將在三天後出發前往和歌山。阿淺沈浸在離愁別緒中,與野提議在她與正吉老兩口拜訪玉利友信期間,把阿初接到加野屋。晚上,新次郎與物兵衛喝酒,新次郎覺得如今的物兵衛比當少東家時成熟多了。物兵衛說起在大阪他還有個心願未了。

第58集
  將離開大阪的阿初帶著兒子藍之助來加野屋找阿淺。阿淺和阿初姐妹久違地度過了只有她們倆在壹起的時光。正當姐妹倆回味著迄今為止發生的事時,藍之助饒有興趣地玩起了阿淺的算盤。這時,新次郎抱著壹件東西急匆匆跑回家。原來,當初天山寺家破產,阿初陪嫁的箏也賣掉了,物兵衛托新次郎找到壹張相似的箏。阿初為大家彈奏起來,在加野屋外,物兵衛聽著裏面傳來的樂聲,百感交集。

第59集
  在離開大阪前,阿初向新次郎問起了她壹直很在意的事情,即為何當年他選擇了阿淺。這天夜裏,阿初向阿淺說了她至今埋在心底的話。姐妹倆互相握著手,彼此發誓要竭盡全力守護家人。阿初離開大阪後,阿淺回到九州煤礦。

第60集
  在煤礦辛苦工作的阿淺得知自己懷孕了。身在大阪的新次郎接到信後欣喜若狂,期待著阿淺早日回來。但是,阿淺認為工作還沒有整理好,決計暫時不回大阪。等不下去的新次郎與阿梅壹起到九州接阿淺。此時,阿淺正飽受孕吐之苦。

第61集
  在九州煤礦,對於妊娠之事沒有經驗的阿淺壹邊忍受著孕吐之苦壹邊為自己什麽都做不了而懊惱。新次郎和阿梅來到煤礦,他誇贊了妻子。同時,礦工阿聰引起了新次郎的註意。

第62集
  阿淺還在害喜。而新次郎壹邊擔心著阿聰,壹邊把妻子阿淺帶回大阪。在大阪家中,阿淺的身體好起來了。另壹方面,新次郎發覺越來越多的大阪人剪掉了發髻。這時,五代來看望阿淺。

第63集
  新次郎和弟弟榮三郎終於剪掉發髻,換成了清爽的西式發型,對於他們的新造型,阿淺大加贊賞。另壹方面,正吉和與野因為關心阿淺的身體而吵了起來。正吉要西醫接生,與野要找接生婆,阿淺左右為難。預產期越來越近,阿淺告訴丈夫新次郎,寶寶的安全第壹,她決定把醫生和接生婆都請來。這時,正吉突然發病,他吩咐阿淺千萬別讓新次郎和榮三郎知道此事。

第64集
  在阿淺臨盆之日,新次郎與加野屋眾人焦急地等待著,終於,產房裏傳來了嬰兒有力的哭聲。阿淺生下壹個女兒,加野屋上上下下歡天喜地。這時,正吉思索再三,給孫女取名千代,寓意是千代繁榮。

第65集
  九州煤礦發生大爆炸,龜助驚慌失措。治郎作被困在坑道內生死未蔔,其妻阿和心急如焚。另壹方面,在大阪的阿淺與新次郎又談起開辦銀行的話題。新當家榮三郎不同意開辦銀行,而且也的想法得到了大掌櫃雁助的支持。就在這時,他們接到煤礦發生重大事故的消息。新次郎主動承擔起照顧千代的重任,沒了後顧之憂的阿淺連忙趕赴九州。

第66集
  治郎作平安脫險,大家都非常高興。與阿淺壹同來到九州的五代在坑道口發現了火藥,認為這次事故乃是人為制造的。阿淺忙於處理善後,感到離開銀行的夢想越來越遠了。為了收拾殘局,正吉派大掌櫃雁助過來。雁助壹到煤礦,就認出阿聰乃是加野屋前任掌櫃之子松造

第67集
  正吉病倒了,阿淺壹邊照顧女兒千代壹邊看護正吉。某天,阿淺來拜訪五代,五代問她是否追查到在煤礦搞破壞的犯人。阿淺表地不自己不願隨便懷疑別人,五代提醒她作為管理者有時候必須無情才行。正當阿淺擔心之時,龜助從九州煤礦回來,說雁助在煤礦的工作進展順利,阿淺這才放下心來。

第68集
  龜助向阿淺、新次郎報告,阿聰從煤礦失蹤了。與此同時,阿冬在店外看到壹個奇怪的人。雁助從九州發來了有關阿聰情況的信。新次郎告訴阿淺壹件事。

第69集
  新次郎告訴阿淺,阿聰就是加野屋前任大掌櫃的兒子松造。松造的父親當年自立門戶,因周轉不靈向正吉借錢,但是正吉礙於商業慣例沒有借給他,最後松造壹家流離失所。所以阿聰(松造)才對加野屋懷恨在心。這也導致年幼的新次郎決心遠離生意。阿淺聽過十分擔心。不久後的壹天晚上,她發現新次郎和松造壹起坐在面攤前。

第70集
  新次郎與阿聰說起分別後的經歷。跟在二人身後的阿淺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新次郎溫和地對待仇視加野屋的阿聰。阿聰以探病為名來到加野屋見正吉。正吉為當年沒有幫助阿聰家道歉。
第71集
  九州煤礦的開掘進行不下去了。該拿煤礦怎麽辦,這讓加野屋的當家人榮三郎為了難。另壹方面,阿淺覺得不能就此放手,無論如何也要重新開礦。正當叔嫂兩人意見對立時,身體越來越差的正吉把阿淺、新次郎等人叫來。

第72集
  正吉的葬禮後,阿淺決心更加拼命工作。但是,新次郎反對她帶著千代回九州煤礦。阿淺只得把千代留在大阪,帶著對女兒的思念因到煤礦。轉過年來,奔波於大阪和九州之間的阿淺這天回到加野屋,聽說新次郎被五代大人叫去了。原來,五代告訴新次郎,他想帶阿淺到東京去。

第73集
  五代勸阿淺參觀正在進行近代化建設的東京。東京要加速工商業發展,馬上會開辦東京商法會議所。為了大阪今後的發展,阿淺也想去東京看看。但是女兒還太小,九州煤礦的事也沒有解決,她無法脫身去東京,為此十分苦惱。

第74集
  在新次郎和婆婆支持下,阿淺帶著阿梅出發前往東京。她們坐船到了橫濱,然後坐汽車從橫濱到新橋。在新橋街上,阿淺向壹位紳士問路,她不知道那位熱情地為她指路的人就是大教育家福澤諭吉。為了多見識下東京的風物,阿淺沒有坐馬車,步行了兩個小時終於來到了五代的辦公室東弘成館。

第75集
  在五代位於東京的辦公室,經他介紹,阿淺認識了大久保利通。大久保利通開玩笑說把五代和大阪都托付給阿淺了。阿淺覺得有這麽了不起的人物,日本的未來壹片光明。另壹方面,在大阪,新次郎正為阿淺與五代的關系頭疼,阿冬默默地關心著新次郎,見此情景龜助意識到阿冬鐘情的是誰了。這時,加野屋收到壹封信,看完信後新次郎大驚。

第76集
  在東京,阿淺準備見弟弟忠嗣壹面。但是,意外的是,在約會地點,除了弟弟,父親也在。忠興不贊成阿淺來東京,而阿淺據理力爭。在旁邊聽到父女對話的福澤諭吉挺身而出表示支持阿淺。最後,忠興終於認可了女兒實業家的身份,同時,他不禁暗暗贊嘆已過世的父親忠政的眼光。在東京住了數天後,阿淺準備回家,就在前往車站的途中,她看到號外——大久保利通被暗殺了。

第77集
  大久保利通被刺身亡,痛失摯友的五代悲痛欲絕。為了照顧五代,阿淺打發阿梅先回大阪,自己暫時留在東京。另壹方面,新次郎鼓勵龜助向阿冬告白,被龜助拒絕,龜助越是這樣新次郎越想幫他壹把。

第78集
  為了讓五代振作起來,阿淺不顧男女有別,和他約定由自己代替大久保做他的知心朋友。兩人壹起飲酒,阿淺第壹次嘗試了威士忌,醉倒在五代的辦室。正在此時,新次郎把龜助帶到美和經營的洋食屋“晴花亭”。新次郎壹邊鼓勵龜助壹邊暗自為妻子遲遲不歸而擔心。第二天,阿淺醒來後看到阿梅在她身邊。在阿梅敦促下阿淺終於出發回大阪了。另壹方面,五代下定決心要完成摯友未竟的事業,讓日本成為強大的國家。

第79集
  明治11年12月,阿淺等人正在準備年菜,在院子裏搗年糕,為即將到來的新年做準備。阿淺特意準備了烏冬面和蕎麥面兩種面條。正當眾人喜迎新年之時,龜助悄悄地為阿冬訂親的事擔心。阿淺明白龜助對阿冬的愛意,有心促成二人,卻意外得知阿冬另有心上人。

第80集
  龜助問起阿冬相親的事。阿冬雖然說婚事全憑父親作主,但是龜助的話讓她的想法產生了動搖。就在這天,阿冬的父親彥三郎把為阿冬介紹的訂親對象帶到加野屋。彥三郎大吹大擂,阿淺和新次郎都對他沒有好感。
第81集
  新次郎對五代建立大阪商法會議所壹事相當積極,阿淺頗覺意外。五代告訴她,當時大阪商人們聽說要建立會議所後個個面露難色,是新次郎巧妙地反復做說服工作,才是事情得以順利進行。這讓阿淺不禁對他刮目相看。另壹方面,在加裏屋,阿冬的父親正忙著推動阿冬的婚事。

第82集
  龜助忍不住把阿冬暗戀新次郎的事對新次郎說明了,並懇求新次郎為即將嫁給不喜歡的男人的阿冬創造壹次美好的回憶。新次郎看到阿冬為訂親壹事而打不起精神,為了給她打氣,帶她出去逛街。阿冬向新次郎表白了自己的心意。另壹方面,阿淺造訪美和的餐館,經過壹番交談,二人意外地變得意氣相投。就在這時,新次郎派龜助給阿冬送去圍巾,阿冬抱住龜助哭了起來。

第83集
  彥三郎帶著阿冬的訂親對象驚慌失措地跑到加野屋。原來,對方看到阿冬先後和加野屋的少東家、夥計在大街上舉止親密,大發雷霆,要解除婚約。惱火的彥三郎對阿冬拳打腳踢,龜助挺身而出,為了保護阿冬與彥三郎起了沖突,加野屋壹時間亂成壹團。等這場亂子平息後,龜助終於向阿冬告白了。

第84集
  由阿淺和新次郎作證婚人,阿冬和龜助舉行了婚禮。看到身著美麗的新娘服的阿冬,與野等人大加贊嘆。這時,雁助也從九州回到大阪,加野屋上下更是歡天喜地。在向新人祝賀時,大家提到榮三郎也到了談婚事的時候了。龜助和阿冬夫婦決定到九州煤礦上開始新生活。

第85集
  榮三郎的新娘是個賢淑的女子,與野非常高興。另壹方面,在煤礦經營終於走上軌道後,阿淺要開銀行的想法更加強烈了。而此時,新次郎與五代的交情也越來越深。這天,女兒千代問了阿淺壹個問題。

第86集
  千代問阿淺為什麽和普通的母親不壹樣,阿淺壹時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新次郎也因此失去了作為父親的自信。這時,阿淺聽五代說了銀行業的現狀。阿淺曾與對經營銀行態度消極的榮三郎發生過爭論,她坦率地為自己的錯誤向小叔子道歉。

第87集
  阿淺提議再多買些煤礦。得到榮三郎等人允許後,阿淺把千代留在家中,出發前往煤礦。另壹方面,五代在百忙之中送給阿淺“北海道國有財產被低價賤賣”的報紙。看了這篇新聞,阿淺不知如何是好。

第88集
  報紙上連續發表質疑五代的文章,關於是五代是“不法商人”的傳言越傳越厲害。阿淺和報紙記者都來到五代家想確認真相。阿淺感激五代對大阪經濟的貢獻,試圖澄清對五代的疑問。但是,在大阪,懷疑五代是不法商人的人越來越多了。

第89集
  五代回到大阪,以阿淺為首的大阪商人齊聚商法會議所。五代宣布打算辭去商法會議所會長的職務,商人們也表示無法信任五代了。阿淺歷數五代對大阪經濟的貢獻,但是眾人充耳不聞。就在這是,新次郎拿著資料出現在會場。資料上表時政府對北海道投入了大筆資金,但收效甚微,所以準備賤賣國有資產。而五代為了日本將來的發展著想才接下了這個任務。

第90集
  在美和的店,新次郎向五代談起他的煩惱。原來因為阿淺總是出差,而新次郎不怎麽出去工作,以致於千代說父母不正常。另壹方面,阿淺看到了千代壹年前在七夕時寫的心願,大受觸動,終於明白與女兒在壹起的時間有多麽重要。五代與美和談起,這些年他對新次郎的看法大為改觀,覺得新次郎沒準是個幹大事的人才。美和卻說新次郎不喜歡別人對他抱太多期望
第91集
  阿淺熱衷於購買煤礦,頻繁去九州出差。這天,阿淺帶著煤礦管事宮部回到大阪。她又壹次向當家人榮三郎談起了設立銀行的重要性。正當此時,五代來加野屋拜訪,阿淺發現他臉色很差,非常擔心。

第92集
  榮三郎和雁助商量阿淺念念不忘開銀行的事,雁助雖然不舍兌換商的傳統,但為了保住加野屋的招牌,也同意錢莊轉型成銀行。夥計和下女們議論紛紛,不知轉型後自己的工作會有怎樣的變化。另壹方面,婆婆與野也與阿淺談起加野屋今後的發展問題。不久後,在和阿梅商量今後的出路時,雁助道出了自己的不安。

第93集
  雁助向阿梅說明了內心的隱藏的秘密。雁助自覺跟不上時代了,問阿梅否願與他壹起離開加野家。另壹方面,榮三郎把大家召集到壹起,宣布加野屋今後要改制為銀行。大家興高采烈,但是阿淺卻提醒說銀行經營中有著嚴格的規定,眾人聽後又都有點緊張。此外,新次郎將擔任除銀行業務以外的煤礦事業社長。

第94集
  五代的身體每況愈下,新次郎前去看望。新次郎和五代的友情越來越牢固。五代不想讓阿淺看到他的病容,托新次郎轉告阿淺自己很忙不能與她見面。而且,五代請新次郎答應他,以後新次郎不但要成為阿淺的“賢內助”,也要成為她的外援。另壹方面,阿淺希望新次郎能重新考慮,接受社長壹職。因為太忙,阿淺雖然關心五代但總沒有機會去看望他。

第95集
  五代的秘書來見阿淺,告之五代生命垂危。阿淺和新次郎急忙趕到五代的住處。阿淺拼命祈求五代能活下來。回顧遇到阿淺後發生的種種,五代說還有很多事情沒來得及做。

第96集
  五代的葬禮在大阪舉行。阿淺、美和談起故人往事,從美和那裏,阿淺知道了五代拼命工作的情形。阿淺思考起五代說過的話“要給後世留下什麽東西”。這時,在加野屋,壹個叫平十郎的人前來求職。

第97集
  住在和歌山的阿初與婆婆阿菊帶著兒子藍之助來到加野屋拜訪。阿淺、阿初姐妹相隔十年終於再次見面,不禁喜極而泣。興致勃勃的藍之助在加野屋裏東張西望問這問那,遭到阿初呵斥。而阿初和侄女千代壹見如故。

第98集
  阿淺和姐姐阿初談起家族的事,回憶起各自走過的道路不禁潸然淚下。另壹方面,千代和藍之助壹起玩時,千代說出了對阿淺的不滿。藍之助卻認為千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新次郎和他們約定下次去和歌山。

第99集
  在阿淺的努力下,加野屋的煤炭事來蒸蒸日上。在平十郎的幫助下,銀行的準備工作也順利進行。阿淺和新次郎、千代去東京參加為父忠興舉行的慶祝會。就在這時,大阪方面傳出了大掌櫃雁助要辭職的流言。

第100集
  加野屋正在向現代銀行轉型時,龜助回到大阪。龜助快活地跟雁助談起他與阿冬生所的女兒的趣事。這時,在加野屋諸人正為轉型後住在哪裏、用什麽交通工具上班而煩惱。另壹方面,阿淺對阿梅說,如果雁助要帶阿梅壹起離開,而阿梅也願意的話,那麽就不必在意自己。阿梅則表示,能守護在阿淺身邊她感到很幸福。
第101集
  阿淺終於與有“銀行之神”之稱的涉澤榮壹見面了。涉澤問阿淺對於銀行經營者來說什麽東西是最想擁有和最重要的。阿淺認為那東西是“錢”,涉澤卻說開銀行並不需要“錢”。阿淺吃了壹驚。在涉澤啟發下,她回憶起公公和雁助的話,明白正確的答案是“信用”。涉澤告訴阿淺,他和已故的“礦山大王”五代最想做的事是教育,也就是為日本培育人才。另壹方面,榮三郎無論如何都要挽留去意已決的雁助。而雁助說收到了前妻的信,為了就近照顧生病的女兒,他將到愛媛找份工作。看到阿梅心神不定的樣子,阿淺提出和她比賽相撲。

第102集
  明治21年(1888),加野銀行開業,阿淺如願以償。為了迎接開業第壹天這個重要的日子,阿淺特意換了洋裝。另壹方面,千代和祖母與野在壹起時說起她很怕媽媽阿淺,碰巧被雁助聽到。雁助告訴千代,他曾經很怵頭和阿淺打交道,但是後來他覺得與阿淺相處很有趣。說完這些,雁助便離開了加野屋。幾年後,阿淺成為著名的銀行經營者,新次郎也成為大阪商界的頭面人物。

第103集
  加野銀行經營順利,阿淺還上了報紙,作為實業家廣為人知。千代卻覺得母親很無趣,常和阿淺發生口角。新次郎很擔心阿淺與千代的母女關系。另壹方面,阿淺請平十郎做老師,給加野銀行的職員們開了學習班。

第104集
  阿初的長田藍之助來到加野屋。他請求姨母阿淺讓他到加野屋工作。但時,聽了平十郎等人介紹說在銀行工作人品要絕對誠實後,藍之助又開始動搖了。另壹方面,新次郎被千代的班主任叫到學校。班主任問他們對千代畢業後的發展有何考慮。

第105集
  阿淺對新次郎說,為了今後千代可以自己選擇人生道路,她想讓千代進入女校。千代聽到二人的談話後,反對母親把夢想強加給她。新次郎和藍之助來開導千代。千代希望像阿初壹樣做個賢妻良母,準備畢業後就參加婚前培訓。藍之助告訴表妹,當今時代,男子更希望自己的妻子有學問。這時,在和歌山定居的阿初和物兵衛收到了阿淺瞞著藍之助給他們寫的信。

第106集
  阿初知道了離家出走的藍之助到大阪加野銀行工作的事。另壹方面,阿淺在考慮有誌於做學問的女性的工作問題,打算讓加野銀行雇傭女性職員。新次郎、榮三郞等人都表示反對。但是阿淺力排眾議,決定招聘女職員。加野銀行招聘女職員的廣告壹出,立刻吸引了眾多年輕女性來應聘。

第107集
  新次郎打算把總和母親吵嘴的千代送到京都的女校上學。另壹方面,阿初來到加野銀行,欲把離家出走的藍之助帶回和歌山。這時,加野銀行雇傭的女性員工開始上班,客人對此頗有好評。與此同時,藍之助隨母親阿初回了和歌山。

第108集
  阿淺聘用女性在銀行工作後,顧客們評價說店裏的氣氛也變好了,客人也越來越多。另壹方面,千代為去女校上學的事煩惱,與野邀她先去京都的女校參觀壹下。這時,過去加野屋的常客萬谷來到加野銀行。如今窮困潦倒的他,無法提供任何抵押物,卻張口就要貸款,讓新次郎兄弟左右為難。阿淺出面拒絕了這壹要求,萬谷大怒,拂袖而去。

第109集
  阿淺和新次郎到和歌山看望阿初壹家,正趕上橘子收獲的季節,只見滿山遍野都被染成了橘紅色。正當身著洋裝的阿淺眺望美景時,她自己也成為孩子們圍觀的對象。然後,阿淺壹行來到阿初家,再次見到了阿菊和榮達。

第110集
  阿淺、阿初、新次郎、物兵衛壹起聊起藍之助想在加野銀行工作的事。對於教育兒女的艱辛,他們都深有體會。另壹方面,壹直期望山王寺屋能在大阪東山再起的阿菊,請求阿淺允許藍之助在銀行工作。

第111集
  物兵衛向阿淺問起藍之助在加野銀行工作的情形。藍之助在母親阿初等人面前,說出了要在加野銀行工作的想法。物兵衛支持兒子做他自己想做的事。然後,阿淺與新次郎在橘園裏談起了女兒千代的問題。

第112集
  在京都女校宿舍,得知同屋小宜在收集女實業家阿淺的報道而且打心眼兒裏崇拜阿淺後,千代非常不以為然。這時,在和歌山,阿淺和新次郎踏上了回大阪的旅途。在加野銀行,醉熏熏的萬谷又來搗亂。

第113集
  加野銀行設了壹個專門記錄危險人物的黑名單。阿淺註意到除了萬谷外,那上面還有新次郎的老熟人山屋與平掌櫃的名字。原來,山屋退居二線後,與兒子壹家不和,於是常到加野銀行來閑聊,讓眾人頗感為難。大客戶工藤則是因為過於擔心在加野銀行工作的女兒而頻頻造訪才上了黑名單。除了這兩人外,名單上還有壹個不知姓名的男子。那人衣衫襤褸,總是來銀行觀察女職員,大家認為他行為怪異、居心不良。另壹方面,在和歌山,在阿初的目送下,決定到大阪加野銀行工作的藍之助出發了。1894年,新次郎突然告訴阿淺他辭掉了紡織公司社長壹職。

第114集
  加野銀行黑名單上所列的無名男子真名叫成澤泉,乃是位留美歸來的教育家。成澤屢次上門拜訪阿淺,終於有壹天把阿淺堵住了。他以阿淺雇傭女性為例,闡述了女性教育的重要性。另壹方面,新次郎為了看望千代來到京都女校,看到女兒已經成功融入了校園生活,他備感欣慰。過了兩天成澤再度來訪,他談起建立女子大學的夢想,並交給阿淺壹篇論文。

第115集
  阿淺讀了為創立女子大學而奔走的成澤寫的關於女性教育的文章,深受感動。為了找成澤商量辦校的事,阿淺到處尋找成澤,但總是錯過。另壹方面,在京都女校,千代和小宜談起她對畢業後的道路感到的迷茫,而從小宜那裏她聽說了以前從來不知道的關於母親阿淺的事跡。

第116集
  新次郎來到美和店中,竟碰到成澤在那裏演歌。新次郎趕緊把成澤帶到阿淺面前。成澤向阿淺大談設立女子大學的事情。阿淺對辦女子大學頗感興趣,考慮為成澤融資,遭到平十郎的強烈反對。而成澤也宣稱自己是教育家,絕不會借錢辦大學。他還告訴阿淺,在國外,大學的運營靠的是捐款。另壹方面,阿初受藍之助寄來的家信。

第117集
  阿淺鼓勵成澤多多進行宣傳活動以使公眾理解女子教育的必要性,而且為穿戴邋遢的成澤準備了新衣服。另壹方面,阿淺為創辦女子大學進行的籌款活動進行得十分艱難,大阪的富商們對辦女子大學不感興趣,連加野銀行的老客戶也拒絕了她。阿淺琢磨著與在東京開辦大學的大隈重信會面,向他討教壹下。

第118集
  為了向大隈重信請教創辦大學的事,阿淺前往東京。在大隈重信家,有很多客人來來往往、商量各種問題。重信的妻子綾子把阿淺帶到重信面前。阿淺向重信談起了建立壹所權威女子大學的必要性。

第119集
  阿淺從東京回到大阪,新次郎和榮三郎告訴她,由於有流言說加野銀行要投巨資大學,搞得顧客人心惶惶。然後,阿淺與從學校回到家的千代長談壹番,結果兩人話不投機又發生口角。這時,萬谷再次來加野銀行借錢,在店內大鬧。

第120集
  阿淺被萬谷刺傷後昏了過去,眾人連忙將其送到醫院,新次郎和千代焦急地守在她身邊。在和歌山的阿初也收到“阿淺病危”的電報。很多人都在擔心阿淺的安危,而她仍沒有蘇醒。深夜,新次郎流著淚向昏迷中阿淺訴說衷腸。
第121集
  生命垂危的的阿淺在夢中見到了五代和正吉。蘇醒後,雖然傷口還很痛,阿淺卻鬧著要出院、恢復工作。看到母親這樣子,千代氣得從病房跑了出去。另壹方面,刺傷阿淺的犯人還沒有抓到,新次郎等人擔心不已。

第122集
  龜助來探望阿淺,他和留守加野銀行的平十郎等人都為阿淺恢復意識而高興。阿淺很感謝女兒千代這段時間以來的陪護,但是母女二人話不投機又吵起來。千代從病房裏出來,碰到從東京來的青年啟介。

第123集
  在病房裏,阿淺、新次郎、千代其樂融融地共度壹晚。阿淺向千代說起她與新次郎的相遇、新婚當天的趣事,還有千代出生時的情景。另壹方面,為了探望阿淺,阿初和物兵衛從和歌山趕來。

第124集
  在阿淺的病房中,阿初和物兵衛、藍之助壹起探望阿淺。擔心妹妹的阿初對千代說了壹些話。阿淺和阿初談起了女性教育問題。另壹方面,在醫院的熱水房,千代與啟介重逢,她大膽地和啟介攀談起來。

第125集
  阿初以橘樹作比喻向阿淺談了為人處世的道理。這時,在加野銀行,回到大阪的龜助被榮三委以新的任務,擔任社長秘書。來探病的大隈綾子告訴阿淺,東京有很多達官貴人和他們的妻子願意出資興辦女子大學。。另壹方面,在和歌山,物兵衛正告母親阿菊,無論是他還是藍之助都不打算重振山王寺屋的家業。

第126集
  聽了物兵衛的話後,阿菊壹怒之下奪門而去,阿初則默默不語。另壹方面,千代把朋友小宜帶到阿淺的病房裏。能見到仰慕已久的阿淺,讓小宜激動萬分。這時,垂頭喪氣的成澤突然來拜訪阿淺。

第127集
  阿菊病倒了,阿初與物兵衛的決心有所動搖。另壹方面,阿淺收到了過去加野屋的大掌櫃雁助報平安的書信。這時,與野和榮三郎討論起千代從女校畢業後的婚姻問題。

第128集
  千代主動向母親阿淺提出有事商量。阿淺對新次郎等談起千代的事,猜測女兒到底要和她商量什麽,她覺得女兒說不定希望成為壹個職業女性。其實,千代是因為小宜被家裏逼著畢業就結婚,才請阿淺幫忙。而千代不想按阿淺為她規劃的那樣做個職業女性。另壹方面,阿初在看護臥床不起的婆婆阿菊。阿菊夢到了她小時候曾被關過的庫房,而她也曾將物兵衛和阿初關在裏面。她感嘆自己的母親很嚴厲,自己對物兵衛也壹樣嚴厲,然而這樣培養出的小孩卻不如溫柔的阿初培養的孩子。阿初則感謝阿菊對物兵衛的養育之恩,而且,她覺得現在的屋子雖然沒有當年華麗,但是充滿的溫情。而此時,阿淺為了給女子大學尋求支持,動身前往東京。

第129集
  阿淺來到京都,到女子學校宿舍看望千代的朋友小宜。在小宜的房間,她見到了小宜的母親阿舟。說起關於女兒的話題,兩人談得熱火朝天。另壹方面,在和歌山,阿菊和阿初等人眺望橘山,回憶起山王寺屋作為兌換商的光榮的過去。

第130集
  得知祖母去世,藍之助趕回家奔喪。藍之助為祖母去世時自己沒能在她身 邊而難過,養之助告訴他,祖母去世時非常幸福安詳。當著全家人的面,養之助說出自己對未來的打算。然後,阿淺和阿初為了看望生病的母親來到東京。不久後,在家人守護下,梨江與世長辭。新次郎和千代、養之助等人來奔喪。新次郎、阿初來看望臥病在床的忠興。忠興告訴他們,回顧人生,他有兩件事判斷失誤,至今仍感到後悔。
第131集
  因為阿初嫁人後備嘗艱辛,作為父親,忠興感到十分對不住女兒。另外,忠興還覺得阿淺給新次郎家添了很多麻煩。這時,阿淺拜望大隈綾子,商談開辦女子大學的事。阿淺來到父親的房間,忠興詢問女子大學的事進展如何,並提出如果大學建在東京,他可以把今井家的土地捐出來,這也是梨江生前的心願。

第132集
  千代從女子學校畢業後開始進行婚前培訓。她的朋友小宜則來到阿淺處,做見習秘書。這時,壹直以建立女子大學的為目標奮鬥的成澤,多年來的努力終於初見成,。阿淺和大隈綾子喜出望外。另壹方面,物兵衛送給阿初壹件華麗的和服。那是他和兒子們壹起湊錢給阿初買的。

第133集
  曾擔任加野屋大掌櫃的雁助在神戶與妻子、女兒夫婦經營火柴工廠。他的工廠發生了事故,龜助頭部受傷、昏迷不醒。因為阿淺太忙,新次郎和阿梅等人去神戶看望雁助。龜助的女婿希望加野家能借錢給他們。另壹方面,阿淺成立女子大學的工作遇到困難。因為她到處籌款,引起了大阪富人們的反感。

第134集
  新次郎回到大阪,阿梅留在神戶與雁助的妻子壹起照顧雁助。第二天壹早,雁助還沒從昏迷中蘇醒,阿梅說了很多鼓勵他的話。這時阿淺來到病房,她和阿梅壹起為雁助按摩手掌。

第135集
  在阿淺和阿梅的呼喚下,壹度喪失意識的雁助病情有了起色。在加野銀行,通過雁助的事故,榮三郎深感保險事業的重要性。他提出創立“生命保險”作為加野家的新事業。另壹方面,在和歌山,阿初家決定為養之助辦婚事。

第136集
  千代壹直朝思暮想的青年啟介突然出現在她面前。作為父親,新次郎有點吃醋,擔心啟介是不是個好青年。成澤為女子大學得不到足夠捐款而焦慮甚至揚言要放棄。阿淺嚴厲地批評了他。在壹旁的啟介看得目瞪口呆。阿淺向成澤及其他女子大學的籌辦人提議,把校址改在東京。另壹方面,阿初為二兒子養之助舉辦婚禮時,征兵通知書也寄到了她家。

第137集
  阿淺從今井家得到了建設女子大學所需要的土地。成澤興奮地四處活動,慢慢集合了許多贊同者。阿淺得知新次郎私底下為女子大學設立的事做了不少工作,她由衷地感謝丈夫。這天,阿初的公公榮達突然來到加野銀行。榮達對新次郎、阿淺提出要帶藍之助回去,因為養之助即將入伍,橘園的事僅靠物兵衛和阿初根本忙不過來。

第138集
  榮達把藍之助帶回和歌山。雁助來加野銀行拜訪,感謝榮三郎、新次郎、阿淺等人在他受傷期間給予的幫助。正說話時,阿梅也來了。阿淺和新次郎識趣地躲開,讓阿梅與雁助單獨相處。另壹方面與野與新次郎、阿淺夫婦談起千代的結婚對象的事。

第139集
  與野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千代出嫁的樣子,為了完成婆婆的心願,阿淺開始為千代和啟介操辦相親的事。千代心裏馬上描繪出自己與啟介結婚的場景。阿淺與成澤到東京拜會綾子,提出舉行女子大學的發起人集會。

第140集
  在和歌山,物兵衛對阿初說打算放棄橘園。他不忍心見藍之助放棄事業回家利橘子,而自己年事已高力不從心,無法打理橘園,所以決定分批賣掉橘園。這時,在東京,阿淺與成澤召開女子大學設立發起人集會壹事成為社交界的熱門話題。但是,對於社會上對於女子高等教育的反對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強烈。成澤和阿淺受到了嚴厲的批評。
第141集
  阿淺鼓勵受到世人責難的成澤,二人為實現目標而繼續奔走。另壹方面,為了千代和啟介的婚事,阿淺請綾子作為媒人向東柳家提親,事情進展順利,阿淺很放心。但是,她接到綾子從東京寄來的信,得知東柳家婉言回絕了親事。白岡壹家對此頗感意外,尤其是與野大失所望。為了安慰祖母,千代強作無事狀,請新次郎為自己馬上物色新的相親對象。

第142集
  為了應對經濟不景氣,阿淺提議將運轉良好的煤礦賣掉,以確保資金充裕。這時,啟介來到大阪。在美和的餐館裏,新次郎、與野與啟介談論關於他拒絕親事的原因。阿淺聽說後急忙趕過去,看到啟介摯誠的樣子,她實在沒法批評他。啟介坦言他的誌願是畢業後進入政府工作,因此無法做白岡家的上門女婿。新次郎和阿淺向啟介談起了五代友厚的往事以及像加野屋這樣的企業對國家的貢獻。

第143集
  在和歌山,藍之助給物兵衛介紹選進的橘子種植技術,希望家裏繼續種橘子。另壹方面,成澤等人打算讓小宜作為女子大學的第壹批學生入學。就在這時,啟介再次出現在千代和阿淺面前。千代和啟介雙雙來到與野的病榻前,與野終於了卻了最後的心願。不久,在親人們的圍繞下,與野安詳地離開了人世。

第144集
  阿淺和成澤正為女子大學的開學進行準備。申請入學者遠遠比預想的要多,這讓阿淺等大吃壹驚。連小宜那頑固的母親也同意讓女兒上大學了。啟介與千代約定,等他研究生畢業後再結婚。另壹方面,在阿初家,應征入伍的養之助回來了,卸下重擔的藍之助可以重新回大阪加野銀行工作。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排行

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之嫌,请通知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内处理。邮箱:xztxt@qq.com 浙ICP备14037632号-2